欢迎来到蓝琪尔正畸培训中心!

010-57450727

13552974716

北京莱维正畸培训中心

口腔正畸资讯

汇聚最新口腔正畸培训、正畸学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畸资讯 > 正文

31

2019.10

儿童早期牙矫正,入坑or幸运?

编辑:魔术牙医

前天晚上发完儿子戴MRC的微博,基本上就没停止过收到各种各样的私信咨询,大多是关于早期矫正的,都是充满困惑和焦虑的孩妈们。我第一次发现关于牙矫正的话题,竟然关注热度超过了拔智齿、根管治疗、烤瓷牙、牙周炎等等。

儿童早期牙矫正,入坑or幸运? 图一

各种评论和私信不断,尤其是关于“口呼吸”的误区。今天专门针对早期牙矫正作一下科普。另外关于固定正畸,争取下个月写完,已经拖了很久了。

当前有一种很肤浅并且耽误人的科普导向广泛存在,即“牙齿矫正应在十二三岁换完牙后开始”,虽然对于多数病例可能如此,但是对于非骨性“地包天”,则会被严重耽误,以前在微博里科普过。

另外,通过早期佩戴类似于MRC的功能矫治器,可以解决一部分牙列拥挤、前突型病例。少数病例可以基本纠正,换牙后无需正畸治疗;有的可以初步改善,即使换完牙需正畸,也会轻松简易一些。

然而,MRC,自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在口腔学术圈就没有停止过争议。有鄙视派,基本不认可这个东西,包括一些正畸大师。有鼓吹派,过度夸大它在早期矫正中的作用和放宽适应症,造成临床滥用现象。

MRC 属于活动的肌功能训练器,早期通过训练,矫正小朋友不良的口腔习惯,将唇舌体、颌骨、肌肉等调整至正常的位置达到正常的平衡状态,将影响孩子颌面正常发育的外部因素最大可能的去除,让生长潜能得到自然的发挥。

儿童早期牙矫正,入坑or幸运? 图二

MRC一般在替牙期佩戴,最多见的是6~10岁,可以较快地解除牙列拥挤,但对于高角病例、双颌前突病例,遗传骨性畸形等等需慎重。具体怎样的病例适合做,绝不能仅靠照片和网络问诊来得到答案,需要专科医生通过面诊,头影测量,石膏模型分析等综合判断。

MRC在临床开展并不容易,因为有多种因素制约。它不象拔智齿,只要找到技术足够高的医生,什么样的智齿都可以搞定。但是做MRC你即便属于适应症而且找到专科医生,也只有三分之一的成功率,另外三分之二,一个是孩子的依从性,一个是家长的耐心。临床不少实例证明,有些孩子就是无法适应戴这个玩意,睡觉老把它吐出来,不少家长折腾得身心疲惫而失去坚持的毅力。

正是由于这种原因,MRC早期推广时,大多是用在牙医的孩子们或者亲属或者最信任的朋友们的孩子牙齿早期矫正上,给普通的病人推广是很慎重的。一旦不好好佩戴和肌训,就基本没有效果。

还有少数家庭为了节省费用,在咨询了牙医得知可以进行MRC矫治后,就自行在淘宝上购买回产品给孩子佩戴,绕过医生环节是可以省很多钱,然而很遗憾的是,很多由于缺乏医生定期指导与时间规划,效果大打折扣,甚至也有戴出开颌和反颌的病例,让本身有益的治疗变成有害的治疗。

MRC成功的病例有且只有这种:①医生对适应症的把控以及适时的干预调整甚至暂停。②家长的理解和支持以及毅力。③患儿的足够的佩戴时间和良好的配合。三者缺一不可。三者缺一不可。三者缺一不可。

为什么业内对MRC有非常强烈的争议呢  主要原因是商家以及医生的利益因素造成的过度宣传以及滥用,毕竟,牙列不齐的主因是遗传因素,口腔环境因素只占小部分,改善口腔肌肉平衡状态也的确只能解决一小部分病例。而最令正畸学者反感乃至拒绝这种产品的原因,是因为MRC过度宣传了它在“改变口呼吸”中的作用,有一种恐慌营销的味道。

儿童“口呼吸”对面容以及牙列的影响越来越受到重视,应该进行早期纠正,这一点是目前学术界的共识。然而,真正的口呼吸病例,基本上属于鼻炎、扁桃体、腺样体肥大等等类型,应就诊于耳鼻喉科,及早治疗或者手术,与口腔科基本无关。

至于那些排除了呼吸道病变的单纯口呼吸,相当少见,诊断上也都带有主观性,很多并不是口呼吸,只是一种张嘴睡眠,多是因为唇肌比较松弛,或者人中比较短,或者牙齿突造成的唇闭合不全。也就是说,这种情况下是牙颌畸形造成的张嘴睡眠,而不是口呼吸造成牙颌畸形,这种的张嘴睡眠是没有必要去过度纠正的。

由于对“口呼吸”危害的夸张与片面宣传,造成了中国孩妈们的集体焦虑,被恐慌营销的家长们看到孩子晚上睡觉嘴巴合不上,检查又排除了腺样体肥大等等问题,就极易被医生建议佩戴MRC或胶布封嘴。其实,如果这样做了孩子还能够呼吸,只能说明孩子并不是口呼吸。真正的口呼吸,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

儿童早期牙矫正,入坑or幸运? 图三

我儿子进行MRC早期矫正已近三年,他并不是口呼吸,而是替牙期牙列不齐,主要是拥挤与个别牙扭转,戴MRC的初衷就是肌功能训练,是一种非常个性化的治疗,在佩戴过程中间,视部分牙萌出情况分阶段进行了调整与暂停,目前乳牙已近换完,新换的恒牙列基本正常,用老婆的话说就是达到了“个别正常牙合”,就算以后要追求完美,再正畸也会很简单,快捷,只用微调,至少不用拔四颗牙。牙列不齐,遗传因素是主导。

儿童早期牙矫正,入坑or幸运? 图四

儿童早期牙矫正,入坑or幸运? 图五

老婆自己原本长有两颗小虎牙,外加下牙不齐,耿耿于怀多年,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处理,后来自己做了正畸医生,为了更深刻地体会正畸患者在牙齿缓慢移动中对弓丝力量的感觉,八年前在武大口腔医院正畸科进修时,自己顺便做了正畸,拔了四颗牙,那年她31岁。于是,为避免儿子走上拔牙正畸的路而操碎了心,正好逢上了MRC,也算是幸运吧。我自己的牙同样不齐,如果要矫正,经评估也得拔四颗牙,都一把年纪了,又是大老爷们儿,也就不想折腾了,但是口腔卫生管理的压力就很大,牙列不齐对牙周炎的影响,以前微博上讲过。当然我在这方面相当注意,这辈子应该是不会放松了。

最后一点,目前比较成熟的品牌,并不仅限于澳大利亚的MRC,还有芬兰的LM,国产的ETA,JPF,还有美国的品牌,日本的品牌,原理基本差不多,这种产品技术含量并不高,材质基本上都是硅胶。中国的现状是,各个商家片面夸大产品效果,也确实误导了一些医生和患儿家长。再好的肌功能训练器只是工具,其核心应该是医生基于患者需求并排除利益驱使的客观评估,选择适应症并加强训练和管理,而且定期复查非常重要!由于儿童早期矫正的个性化太强,其实临床上更需要的,是个性化定制式的类MRC的活动矫治器或功能矫治器,而不是现在的这种固定样式的产品,使成功病例具有很大的偶然性。要是国内有厂家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积极投入来开发就好了。